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领土范围成机密?外交部回应意外泄江泽民卖国(图)
    (黎小葵, 看中国, 11/08/2018)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大陆退伍军人、独立研究人员殷敏鸿曾先后2次向中国外交部查询,希望获知由俄罗斯管治的唐努乌梁海,是否是中国领土,然而,中国外交部则以相关资讯涉密为由拒绝公开。殷不解再向法院提起诉讼,结果亦被驳回。外界质疑,为何自己国家土地版图,中国人却无权知道?

    领土范围是机密?民间质疑外交部回应

    事源于去年8月14日,当时殷敏鸿向中国外交部申请公开政府讯息,并提了3个问题:一1949年以后,中共政府有没有签署过放弃中国国土(唐努乌梁海地区)的协议?二是中国和蒙古国勘分边界时,有没有相应的协议?三是,如果有,中俄、中蒙在唐努乌梁海的边界是如何划分?

    然而,同年9月,中国外交部竟以殷敏鸿申请的资讯涉密,不属于政府资讯公开范畴为由,拒绝答复殷敏鸿。回函中还宣称,如果不服,可申请行政覆议或者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因此,殷敏鸿于今年3月7日相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提起诉讼,北京市法院其后裁定不予立案;殷敏鸿再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结果仍被驳回上诉,维持一审裁定,不予立案。

    该法院认为,签订边界领土条约属外交国家行为,但已签订的条约属政府信息,外交部答复政府讯息公开申请是具体行政行为,不属于外交国家行为,诉讼请求仅仅是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外交部公开签订过的关于唐努乌梁海归属的相关条约(如果签订过的话),如果没有签订过则回答没有或不存在,并未对签订领土边界条约的外交国家行为提起诉讼,如要求修改,废除相关条约等。

    对于中国外交部及高院的回复,引发民间热议。

    大陆自媒体“律酷法律”服务有限公司5日在微信发文称,“这么简单问题,为什么搞得这么复杂:1. 外交部答复:中国领土版图涉密,中国人没有权利知道。2. 北京高院回答:外交部答复正确,我们不管。中国的版图中国人不能知道,谁能知道呢!这个问题太深奥了,无法解答。”

    网友也纷纷留言说,“凡事不能说的,不能公开的,见不得人的,都是国家机密。”“查查那个卖国贼。”“这些被占领土从清朝到民国,历届中国政府均拒认俄国占有,直到上世纪90年代江泽民主政,才令俄占合法化。”“中共是俄罗斯的契弟,名符其实的卖国贼!”“太好笑了,中国人无权知道国家版图!”

    160万平方公里领土 江泽民拱手送俄

    根据历史资料参考(来自百度百科):唐努乌梁海(Tannu Uriankhai)属于中国领土,1914年被沙俄占领16.8604万平方公里,略小于广东省面积17.7万平方公里,现俄罗斯图瓦共和国管理,1945年,美苏英三国签订雅尔达协议,承认外蒙古独立,但没有对唐努乌梁海做出明确指示,中国也并未在法律上放弃俄占唐努乌梁海的领土主权。

    但直到上世纪90年代江泽民主政,令俄占唐努乌梁海合法化。

    1999年开始,江泽民以解决边界纠分为由同俄国签订多项协议,把俄占160多万平方公里,大于东北地区总面积(12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拱手送给俄罗斯。这或许就是中共为何要把涉俄的领土问题列为“机密”主因之一。

    2004年,香港记者程翔以笔名“钟国仁”发表标题为〈江泽民要向中国人民交代的一件事〉的评论文章。文中指出,“江泽民在其任内,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而他以及他所领导的中共从来没有向全体中国人民解释交代的,这就是签署了中俄边界条约,承认了由不平等条约强加给中国的边界,从而导致被沙俄掠夺的国土永远丢失。”

    编辑部在北京的海外《多维新闻》也于2013年披露了江泽民卖国的细节。文章称,“江泽民在1991年、1994年访俄,先后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了《俄国界东段协定》、《中俄国家西段协定》;1999年叶利钦访北京时,两人又签署了《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议定书构成了以后中俄边界的法律文件。2001年7月江泽民再次访莫斯科,与普京签定《中俄睦邻友好条约》,以条约形式肯定国界线。”

    文章还指,“江泽民与俄罗斯签订的这些条约,均以沙俄和满清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划定的国界为基础,......尤其是‘中俄国界线东西段叙述议定书’,” “这个条约的要害是,它使中国永远丧失了约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包括外蒙),新疆与俄罗斯交叉口附近、靠近外蒙古和俄罗斯的黑龙江最西部、黑龙江和吉林北部交界处、以及乌苏里江、图们江出海口北部,全都划给了俄罗斯。而这些土地,是苏联领导人列宁曾经三次发表政府声明要归还给中国的。”

    不仅如此,“2004年秋普京到中国来,中俄两国外长又签署了《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也就是说,中国和俄罗斯之间98%的有争议边界,都是在江泽民当政期间和俄罗斯一起签订的,和胡锦涛没有关系。”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