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中共推出“计分卡”24小时监控公民
    (秦雨霏, 大纪元, 9/20/2018)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中共专制政权在迅速推出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社会计分卡”。在这个卡当中,所有公民将被24小时监控,并根据他们的行为打分。

    福克斯报导9月18日说,中共的计划是,14亿公民当中的每个人都被放进一个所谓的社会信用体系。中共计划到2020年的时候,该体系将完全运转。

    中共已经对几百万人进行了试点。每个人被分配一个分数,满分800分。根据分数,每个人将获得奖励或惩罚。

    在社会信用制度下,公民的分数是根据一个复杂的、数量多达2亿的监控摄像头网络的读数来判定。预计在一年半之后,摄像头的数量将增加两倍。

    该计划因为面部识别、身体扫描和地理追踪技术的快速发展而得以实现。

    打分的依据除了监控摄像头读数,还有个人的政府记录(包括医疗和教育记录)、他们的财务和网络浏览历史。整体分数可以根据个人行为实时变化,甚至跟谁打交道也会影响分数。

    澳广报导说:“如果你的好友或你爸爸说了一些对政府负面的话,你就将丢分。”

    这个强制性的社会信用系统是在2014年首次宣布。

    在这个系统下,那些被视为“优秀公民”的人将被奖励积分。分数高的人可以获得的好处包括:免除酒店押金和租车押金,机场VIP待遇,贷款打折,申请工作优先,通向顶尖大学的快车道。

    但是滑入低分数也是很容易的。估计有1000万人已经付出低分数的代价。说出反政府的话、在社交媒体发帖、大手大脚购物、买太多酒等都会被扣掉分数。

    惩罚手段包括禁止坐飞机、坐火车,吊销社交媒体账号,禁止做公务员。

    比如,中国记者刘虎就是一个获得低分数的人。他因为曝光官员腐败被逮捕,被监禁,被罚款。

    “政府认为我是一个敌人。”刘虎告诉澳广。他被禁止坐飞机、坐高铁;他的社交媒体账号被吊销;他难以找到工作。

    “这种社会控制是反世界潮流的。中国人民的眼睛瞎了,耳朵聋了,他们对世界了解甚少。他们生活在幻想里。”刘虎说。

    维吾尔诗人和制片人塔希尔.哈穆特告诉澳广,中共监控系统是在2016年之后突然大规模出现的。

    “在那之后,我们从未见过的、从未经历过的、从未听说过的先进监控技术开始出现。”

    NSBO分析师吉列姆.科林斯沃思.汉密尔顿在《金融时报》上撰文说,这个社会信用体系可以通过重新调校,产生“爱国”分数——也就是评价一个人的观点在多大程度上与执政的共产党的价值观保持一致的分数。

    他说,这就是这项社会信用体系的核心:不仅仅是使用大数据来衡量信用得分,还要量化全体中国公民的政治倾向。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