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中国奥运泳坛明星经历的人生巨变(多图)
    (罗琼, 大纪元, 7/09/2018)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特别是退出体坛后,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但医学无法解释,经常早上起来脖子动不了,就那样耷拉着。妈妈为此抱着我哭,‘孩子你才二十几岁,就像五六十岁的人,未来的人生该怎么过啊,你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我和妈妈在痛苦中煎熬著。”2017年5月13日,在韩国汝矣岛汉江公园里,黄晓敏对媒体说。

    黄晓敏曾是位叱咤风云的世界泳坛明星,1986年,年仅17岁时就在汉城亚运会上荣获女子100米蛙泳金牌,遂为亚洲女子蛙泳第一人;1988年,夺得一枚奥运会蛙泳银牌;1986至1990年夺得三枚亚运会蛙泳金牌,先后共摘11枚世界杯游泳系列赛金牌。享有中国游泳界“五朵金花”中的大姐大以及“女蛙王”的美称。1994年,退役;次年,去韩国留学。

    2017年5月13日,韩国汝矣岛汉江公园里春光旖旎,韩国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欢庆第18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及法轮大法洪传25周年。

    “513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来参加这个盛会。很多人看到的是我在世界游坛上辉煌的成绩,却不知我身体也彻底垮下来。”黄晓敏低沉地说。

    “我真的感谢我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不仅告诉我‘真、善、忍’法轮大法的法理,还帮我清理了生不如死的疾患,才令我今天能这么充实幸福地生活着。那种感恩,真的用任何语言也难以表达。”她激动地哽咽著说。



    2017年5月13日,黄晓敏参加欢庆活动。(明慧网)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1992年5月13日,第一次由李洪志大师在中国长春传出后,成千上万的人修炼法轮功后,顽疾不治而愈,道德提升,身心受益。法轮功教导人们遵循“真、善、忍”原则做人行事。

    自2000年,每年的5月13日被誉为“世界法轮大法日”,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欢庆这个神圣的日子。

    痛苦经历

    2008年7月,德国ARD电视公司拍摄了一部《中国高潮》(High in Middle Kingdom)的纪录片,其中揭示了中国国家游泳队施用禁药的历史。制片人采访了当时正在韩国担任教练的黄晓敏,她证实了中国国家队在1980年代有系统地使用药品。

    “我们被有规律间隔地给药”,她告诉短片制作人。“通常都是在我们宿舍的一个房间内执行。我没有办法每天服用,因为副作用太强。”她说,施禁药后她的健康出现了很多问题。

    黄晓敏于1970年4月出生在一个东北鹤城的工人家庭里。10岁那年,她在上体育课时被教练选中了去学游泳;12岁时,被选入国家集训队。

    之后,她每天要泡在水里游泳7、8个小时,完成15,000米或更多的游泳训练。年复一年,每天超负荷量的机械式的训练成了她生活的全部。

    “那种苦是常人想像不到的”,在拿到奖牌前的8年时间里,她都是这样过来的。



    前奥运名将黄晓敏档案照。


    然而,辉煌的事业背后带给她的是不尽的心酸和苦难。

    训练中经常出现关节及肌肉的拉伤、肌肉劳损及关节错位;她是游蛙泳的,随之带来的是严重的腰椎盘突出症状;由于身体的过度疲劳,难以及时恢复,她的心脏也出现了问题,时常心慌异常。如果正巧面临大赛的话,她就得靠药物强制治疗,以便参赛。

    更可怕的是中共为了在国际上捞取金牌、为脸上帖光,逼迫运动员“为国争光”服用违禁药品,这无疑严重摧残了运动员的身心。

    “我也用过那种药物,服用了那些药物后,我的肌肉反应非常强烈,使我没办法正常训练。”“服药不只是在比赛前用,而是在训练过程中就有一系列的安排。”

    一位前中国体操队医生曾向澳大利亚媒体披露,80年代和90年代,中国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物是中共的政策,官方冠之为“科学训练”。特别是在80年代几乎无一个运动员能幸免,违者会遭来批评,甚至处分。

    1994年,黄晓敏的心脏和腰部状况已经不允许她再进行训练。23岁的她被迫提前退役,之后也一直被病魔缠身。

    每次腰痛病发作时,要躺在床上半个月左右;仰卧时间长了、累了,却无力翻身侧躺,得父母搬头搬脚地帮忙;经常是6、7点起床后,到8、9点钟脖子还直不起来,那是全身瘫痪的预兆;长期低烧,心脏偷停,心慌使她无法入睡。

    她四处奔波,求医问药,却查不出病因。腰部、心脏功能检查后,显示一切正常,现代医学对她一筹莫展。

    妈妈日日绝望地抱着女儿哭泣,那时女儿已无异于一个活死人。黄晓敏绝望至极,想到过死。

    人生转折

    1999年的一天,邻居阿姨看到黄晓敏的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就对她说:“晓敏,你赶紧炼法轮功吧,只有法轮功能救了你!”

    那时黄晓敏早已感到生不如死,听了阿姨的话,就像找到了一把救命的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黄晓敏曾是国家队的,知道法轮功当时归国家体委领导,他们的体委主任伍绍祖曾给过法轮功肯定的评价,当时法轮功在中国家喻户晓,获得好些褒奖。

    之后,黄晓敏就跟着邻居阿姨学炼法轮功的动作。炼到第七天时,当做到功法中的腹前抱轮动作时,她感到手上呼呼地往外冒凉气。炼完后,她感觉身体相当轻松、舒服。

    后来黄晓敏明白了,曾一年365天,天天泡在水里,常年如此,体内充满了寒气、湿气。手上冒凉气是在把这些气排出体外,使身体正常。

    那以后,黄晓敏每天炼功,看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修炼不到半年,让她备受折磨的顽疾竟然全部消失了。

    “我如果不修炼法轮功,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黄晓敏热泪盈眶地说。

    “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就是用尽了人类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大法师父的感恩!”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转法轮》这本书让黄晓敏解开了自己心中多年的疑惑,即人为什么而活的问题。特别是,按照法轮功要求的“真、善、忍”做人后,她表示,原来自私自利的她变成了一个更多能为他人着想的人。“能得到法轮大法真是太幸运了!”她说。

    黄晓敏在韩国定居后,在几所大学里当专任讲师,教授游泳知识,还教一些孩子们学游泳。她用“真、善、忍”来教育孩子们,学生们的成绩非常好,每次参加比赛都会拿到前三名,还经常拿到冠军。

    退出中共

    “这么好的功法却在中国遭受迫害,那些法轮功学员都是在修心做好人,都是和我一样善良的人啊”,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后,黄晓敏不解中共为何要迫害好人。

    1988年,在她实现了中国游泳队在奥运突破零纪录之后,18岁的她被“党组织”要求“火线入党”。

    黄晓敏当时只知道训练和比赛,不知道也不关心共产党到底是什么,也不想入什么党。

    “当时组织上让我火线入党的目的也许是为了搞宣传吧,因为我出了成绩,为国家争得了荣誉,在他们看来,我的这些成绩应该归功于共产党,应该是共产党培养的结果。因此,我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火线入党’了。成了一名中共预备党员。”

    1989年,黄晓敏正在法国附近的一个地方参加国际比赛时,在那儿看到了“六四”学生请愿的镜头,看到那些紧张、混乱、可怕的场面,当时她真的产生了不敢回国的念头。

    比赛结束回国后,看到学生请愿的地方,残存着部分被烧焦的痕迹,“听到的是共产党讲的‘平息爆乱’、‘没死一个学生’等宣传。针对‘六·四’事件,当时也搞不明白到底是海外宣传的是真的,还是共产党宣传的是真的。也就在那时,我稀里糊涂地正式加入了共产党。”

    虽然入了党,但黄晓敏对共产党并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直到2001年,她看了中央电视台报导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后,感到非常震惊。海外各大媒体纷纷报导了此事件。没多久,联合国教育发展组织发表了一份声明: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国政府一手导演的。

    “当我详细看了自焚事件的全部慢镜头播放后才明白,原来共产党竟然用这种杀人害命的方式迫害法轮功,欺骗老百姓,它还有什么坏事做不出来呢!”

    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五人自焚,中共谎称是法轮功学员所为,在全世界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海外媒体和机构揭示央视刻意播放的录像露出许多破绽,所谓的“自焚”事件原来是构陷和抹黑法轮功的阴谋。




    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发表了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第一次全面、系统的揭示了中共的真实历史,使其邪恶、谎言、残暴得以全面曝光。

    黄晓敏看后,才恍然大悟,真正看清了共产党本性。继而,对自己曾是共产党的一员深感耻辱。

    “虽然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和党组织有联系,并且没有交过党费,实际上算是自动退党。但我感觉还是应该明确的严正声明一下,从自己内心彻底全面地清除共产党的毒素,退出这个邪恶的政党。”

    2004年12月12日,黄晓敏毅然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以实名正式发表了声明,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

    她的举动在海内外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她的退党声明在中国大陆传开了。

    一次,她的亲人到南方出差,就有人问起关于她退党的事。据一位体育界的知名人士透露,她修炼法轮功及其发表退党声明的事情在整个游泳界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黄晓敏退党不久,在国内的家人就遭到了威胁。中共派来的人扬言:“共产党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她也别想回国,她的亲人也别想出国探亲⋯⋯她寄回家的包裹也被“提前打开”。

    开始时,黄晓敏出于担心家人遭来进一步的迫害而没敢曝光中共的行经,可中共变本加厉、得寸进尺对她和家人进行干扰,让她感到愤怒,于是下决心将这一切公诸于世。

    《九评共产党》以来,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波澜壮阔。截至2018年6月,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三退”的人数超过三亿。

    反对迫害

    黄晓敏通过亲身经历见证了法轮功的伟大、神奇,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她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反对中共迫害的路上。

    2005年4月10日,在韩国首都华人区加里峰,义工们为了帮助中国游客做“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而建立一个退党服务站,这天时任韩国国家队教练的黄晓敏也专程赶来提供服务。



    黄晓敏(左)在退党服务站义务为大家服务。(大纪元)


    她边发“九评共产党”特刊,边友好地给中国人解答问题。她的出现引起人们的好奇,有人提出诸如你是不是法轮功学员、你为什么要退党等问题,她送给对方一张特殊的名片。

    名片正面下方有七个字:“生命需要真善忍”;背面写着“晓敏心语”:“竞技场上,我赢得了众多的荣誉,然而,超强度的运动却同时带给了我满身的伤病,并困扰了我八年之久无法治愈。当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一年内所有伤病全部消失。可以说,修炼法轮功使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也使我懂得了人与人之间要以真诚、善良、宽容相待⋯⋯”

    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在海外被曝光后,震惊了国际社会。为立即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2007年,“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简称“CIPFG”)在全球举行巡回传递人权圣火,呼吁国际社会拒绝让象征人类和平的奥运变成“血腥奥运(Bloody Harvest Games)”。

    同年6月14日,该调查团的亚洲分团在韩国首都首尔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公布旨在抗议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权圣火全球巡回传递活动”计划。

    黄晓敏积极支持这一活动,接受采访时说:“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感到愤怒。如果中国人能够知道中共在迫害一些无罪的人时,他们的心情也会和我一样。”



    黄晓敏接受采访,说她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感动愤怒。(明慧网)


    同年7月2日,由该调查团发起的“人权圣火全球传递”活动,经过5大洲、35个国家150多个城市的传递之后,这天传到了韩国首尔,各界人士向北京发出了“奥运会与反人类罪不能在中国同时发生”的呼声。

    当日下午3点,黄晓敏作为“人权圣火”的亚洲大使,高举火炬,跑步来到圣火始发站——首尔蚕室综合运动场,之后为期16天、跨越10大城市的韩国“人权圣火”传递活动,拉开了帷幕。



    2007年7月2日下午3点,黄晓敏(左)手持火炬。(大纪元)


    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在海外被曝光后,欧洲议会、美国、澳洲、加拿大、以色列、意大利、爱尔兰等多国政府部门、机构相继通过决议案,制止中共强摘器官的罪行。

    欧洲议会于2012年12月12日通过了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及良心犯器官罪行的决议。美国国会众议院于2016年6月13日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2012年4月25日,黄晓敏参加了韩国法轮大法学会在驻韩中国大使馆、领馆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进一步爆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对中国国内的法轮功学员们现在仍在承受迫害,我感到心痛,希望法轮功学员们在中国也能自由修炼的那一天能尽快到来。每当想起国内的法轮功学员们所承受的迫害,就像自己也在受迫害一样地心痛。”说着,黄晓敏的眼里已含满泪水。



    黄晓敏在集会现场接受采访。(明慧网)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