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驻华美使馆人员遭声波攻击 更多受害者揭秘(多图)
    (易如, 大纪元, 7/08/2018)



    近期美国驻中国使馆人员遭声波攻击引发外界关注。有维权律师的妻子表示曾有相同的遭遇。(美国驻华领事馆官网)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近期美国驻华使领馆人员遭声波攻击引发外界关注。有维权律师的妻子表示曾有相同的遭遇。而6月下旬,大陆近百声波受害人士集体到北京各部委上访,要求当局立案解决这一侵害困扰他们多年的问题。

    自今年5月美国驻广州总领馆人员遭“异常的声响和压力”而感不适后,再有至少11位相同感受的外交人员从中国撤回美国,接受进一步医疗检查,其中8位来自广州总领馆、一位上海总领馆和两位驻北京使馆的人员。

    《华尔街日报》的统计称,目前已有280多名美国外交人员及家属在中国接受医学检查。而最新的消息是,美国出现首例普通公民赴中国旅行后,出现类似美国外交官在哈瓦那和广州疑似遭遇“声波攻击”后的症状。而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则对此进行否认。

    汪艳芳:感同身受

    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妻子汪艳芳7月6日告诉大纪元,她看到美国领馆的消息时,“我是找到一种同样的感受。”

    汪艳芳说,2011年茉莉花时,在她丈夫唐荆陵被关押期间,她曾有2次遭遇相似的“异常声响和压力”。

    “这种奇怪声音,类似于就像电线交织搭在一块的那种声音,又好像有无数种声音密集的打在窗户玻璃上,我当时往窗望去,看到窗帘也被吸过去了。”汪艳芳描述的是她被关押前、在家第一次遭遇的声音。

    汪艳芳说,在她听到这种声音之前,无论在朋友的家里,或自己的家里,都会听到好像楼上有人推动机器的声音,让她感觉很不安,有一种莫名的心理恐惧。

    而对身体的影响,汪艳芳说,“当时感觉头被吸附,出现头疼、头晕、胃也不舒服,后来失去知觉被送到医院,头部检查没有发现异常。”但辨识力及记忆力明显下降,“不认识路、无思考力、头脑与肢体动作严重脱离,和朋友去餐厅吃饭,看着菜也不知要点菜,僵在那里。”

    汪艳芳说,第二次是关押在家时,“一天早上,我被戴在脖子上的白金项链刺痛醒,是一种灼痛的感觉,这让我很奇怪,然后又听到这种声音。我母亲也听到,她说像雨点打在玻璃上的那种声音。那时我头痛欲裂,晕沉沉的,只得换房换床躺下休息,之后记忆力也衰退,很长时间才恢复。”

    汪艳芳说,处在那种情况,有时人是很清醒的,“我能感到自己出了问题,也听到别人说我出了问题,我就是害怕被人送进精神病院。”

    汪艳芳表示,她没办法去跟别人交流这个经历,之后,她去了解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情况。“在中国,有很多被称为脑控的受害者,但对他们说的东西,我也是持怀疑的。现在美国领馆的人都有这种情况,那跟我听到的声音是相似的,我就相信应该有这种东西存在了。”

    中国声波受害人:脑控群体

    6月25日到30日,近百脑控受害者聚集北京集体报案,这是继去年5月、11月之后的第三次进京报案。

    参加这次报案的江西南昌钟志勇告诉大纪元,他们去了最高检、最高法、公安部、政法委、监察局、中纪委、国家信访局、中科院、中国科技部12个部委,“目前国家部委就像以往一样,没有哪个部委接受我们的材料、认可我们的事实,我们这些受害者非常不能理解,甚至还在这个痛苦中挣扎,很多受害者因为这种侵害和困扰,不堪受辱,自杀自残的比比皆是。”

    钟志勇说,他是在09年的时候遭到这个高科技迫害,“当时我第一次受到这种东西攻击的时候,我认为是自己的一种幻觉、幻听,后来我也去医院检查,说我非常健康,没有心理等方面疾病,但我总是听到一种给我的语音灌输,是一种侮辱、打击、甚至攻击社会的。”

    那年34岁的钟志勇是做餐饮行业,开了一家餐馆。他说,他遭受这种攻击之后,“经常感到有针扎、电击等各种各样对身体四肢、内脏,特别是大脑那种感痛性的刺激,每天24小时都可能发生,尤其在晚上10点之后,半夜根本不能正常的休息。”

    “脑控”是指用电磁波及脑电波思维植入等高科技手段对人的大脑进行的干扰。前者通常会听到一种像两个物器碰撞的声音,后者会听到语音对话,是一种隐秘的精神迫害方式,受害者普遍会感到异常的痛苦却有苦难言。

    钟志勇表示,目前中国这个受害群体各个阶层、职业、各个年龄段的都有,甚至学生、国家公务员、警察被害,现象非常普遍。而已知的受害者估约几十万人,而连自己都不知道受到这种伤害的人可能会更多。

    他说:“我们是被明控的人员,还有很多被暗控的人,他们到死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死去,‘不明真相的’受害者自杀自残,还有违法犯罪、危害社会等这种新闻层出不穷,因为我们很多受害者也发生了这些具体的事件。”

    对于为什么老百姓被如此大面积的攻击,钟志勇说也想不通,“但我们大家都有共识,感受是国家所为,国家把我们老百姓做实验,因为我们是弱势群体,可能被掩盖和忽视,事实也是如此,我们的报案不被接受,还被当精神病打压关押。”

    钟志勇说,他们遭受的最大打压就是被当作精神病进行打压,“很多受害者被当地政府强制截访送精神病院、强制做精神病鉴定,戴上精神病的帽子被关押。”

    2017年5月8日至10日,中国各地脑控受害者73名代表集体上访北京各部门报案,希望国家能重视脑控受害案件,能对脑控案件立案侦查,还所有脑控受害者人权、脑自由、健康,还全国人民一个安宁祥和的生态环境。

    2016年至2017年1月,中国已有二十一个省市的脑控受害者代表集体向所在省市的公安厅(局)、国安厅(局)和信访局集体报案。




    (微博图片)




    2016年9月26日上午 上海市十六位脑控武器侵害的受害者代表,分别前往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国安局、上海市政府,递交报案材料集体报案,要求政府对电子精神控制侵害案件立案侦破。(微博)


    中共阶级斗争人整人

    北京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巩胜利对大纪元表示,对于脑控早有所闻,他自己也曾被长期监听。“我相信他们讲的都是事实,我也知道这个事情,我的电话也被监听过。”

    巩胜利说,中国近70年来长期搞阶级斗争、社会斗争、人与人的斗争,千奇百怪的斗争都在中国,人与人之间已经搞成了一种利害的关系,这是这个问题的源头。

    “而这个党,对于老百姓不满意的,它可以使尽一切措施、方法,只要能想到的它们都可能做到,中国文化大革命就是最经典的,人类很多没有过的事情,文化大革命都做出来了。”

    前安徽检察官沈良庆曾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有很多做法很邪恶,超乎人类想像,“比方王立军发明的脑干撞击机,在瞬间致人脑死亡,达到保护器官、摘取器官用。”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