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西方富商缘结法轮功 状告中共官员胜诉(多图)
    (乔.契布卡, 明慧网 , 6/07/2018)



    2004年2月5日,乔.契布卡在加拿大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他状告中共官员获得胜诉。(大纪元)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乔.契布卡出生于地产大亨家庭,奢侈般的生活满足不了他的心灵,他被空虚感笼罩著,直到遇上了不收费的法轮功。

    乔.契布卡后来成了一名人权倡导者,状告中共官员胜诉,为世界各地开创了先例。



    我站在法庭内等待著判决结果。之前,我状告了中共政府。我从来没想过我会与世界上最强大的侵犯人权者博弈,但那一刻我站在那里。

    我生长在一个富有的家庭。我的父亲是一个白手起家、实力雄厚的地产大亨。我的两个哥哥和我从小就懂得金钱的价值。妈妈每个星期天都带我们去教堂,但那只是因为当地人都去而已。我们从来没有宗教信仰或精神方面的追求。我在高中时人气很高,是摔跤冠军,跟谁都是朋友。

    金钱、美女、派对 无法解除空虚感

    大学毕业后,我开始参与家族的投资业务。但我很快意识到,与家人一起工作总是有压力,因为那不是单纯的业务关系,总是牵扯到人际关系。我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变得很紧张,经常争吵。他是那种从不放弃控制权的人,他与我之间的冲突越来越频繁。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努力工作并赚了很多钱。我无限度地追求昂贵的服装和汽车,穿德国名牌的西服和五百美元一件的意大利名牌衬衫……我记得自己在不同时期曾拥有过十八辆汽车,也拥有同样多的女朋友,还有更多其他的奢侈。

    在我三十岁出头的时候,我开始对自己的生活和财富感到不满足。我无法摆脱这种空虚,就好像我在努力填补一个我自己都感到茫然的洞。金钱、美女、派对,所有这些都无法解除我那种缺失的感觉。

    由于我的不满情绪,我与家人的关系越发紧张。我动不动就跟兄弟们争吵,跟我父亲的争吵,更是一触即发。我不顾家人的反对,决定休假一年,去外地旅行,同时找到我真正的“自己”。

    我去了埃及、以色列,最后到了印度。在印度,我骑著摩托车从南到北行走了八个月,寻找“精神”的真正意义。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沿途我见到了数百种不同的精神方面的门派及其追随者,见了一个又一个门派的领袖,参观了一座又一座的寺庙。最后,我觉得好像只要我有钱,每个人似乎都会给我答案。

    八个月后,我意识到,就像童话电影《绿野仙踪》中演的那样,如果我想寻找到答案,答案其实就在我自己的后院,而不是离家数千英里的他乡,所以我回家了。

    回到家后,我对自己拥有的东西有了新的认识,并心存感激。我爱我的房子、我的汽车、我的自由,以及那些我以前不当回事的丰富的奢侈品。这种心态持续了大约三个月,然后一切又恢复到以前的老样子。我继续工作,我的不满心理又开始冒头,而且越来越强烈。

    “真正纯正的教导一定是免费的”



    乔.契布卡的母亲康妮.契布卡修炼大法后,变得更快乐,更满足。(明慧网)


    差不多一年以后,我妈妈接触到了法轮功。多年来,我总爱跟妈妈开玩笑,说她每个月研究一个不同的精神流派,法轮功也是其中一个。然而,随著时间的推移,我开始看到她在生活中的巨大变化,她似乎变得更快乐,更满足。

    我开始关注法轮功,首先触动我的就是法轮功不收费。在印度寻求精神解脱的经历使我对一点感受颇深,那就是:真正纯正的教导一定是免费的。法轮功的这一原则使我对法轮功产生了敬意和关注。随后,我开始跟我妈妈一起炼功。

    法轮功的功法很简单,但能量却非常强大。我意识到我的生活完全陷在压力和紧张中,我无法关闭自己的思维,它什么都想;我时刻都在著急,今天该做什么,明天得做什么……

    炼完功后,我惊喜地发现我终于能控制我的大脑了,而不是被自己的想法和情绪所控制。那天晚上我睡得像婴儿一样安宁。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慈悲和怜悯。我开始反思:自己从小怎么种下了自恋的种子,凡事总是“我”字当头,想的总是我能得到什么。我把他人视为自己欲望的对象,根本不懂什么是首先为他人著想。

    一天,我什么也没想,但却感到我不再紧张了,我感到了平静和满足。我不再追求什么东西,职业道德也有了改善,我甚至能在父亲去世之前愈合我与他之间的裂痕。我还在法轮功炼功点遇到了我未来的妻子。

    法轮功帮助我看到了什么是做好人的真正意义,并解答了我所有关于生命和宇宙意味著什么的问题。法轮功给了我很多很多,却从来没有向我要过任何回报。

    状告中共官员胜诉



    4月8日多伦多中领馆前,契布卡呼吁中共释放遭关押一年多、面临非法审判的加籍法轮功学员孙茜,并接受加拿大主流媒体City的采访。(大纪元)


    1999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我感到很困惑。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在中国受到打压?那天下午,我遇到了一名波兰法轮功学员,她说,“你不是在共产主义国家长大的,但我是。这就是共产主义独裁者的所作所为。”

    了解得越多,我越明白她说的是对的。共产党政权宣扬无神论,在中国,所有的精神信仰都被中共政权控制或被打压。法轮功就是他们打击的目标。

    死亡和可怕的酷刑案例日复一日地发生著。数万人被残害,器官被活摘,这些罪行被一个个独立调查报告所证实;中共还动用了巨额资金在全球进行诬蔑抹黑法轮功的宣传。

    我是在大都市郊区长大的白人男性。我从来不知道歧视是什么,迫害是什么,宣传是什么。然而,现在我成了一名人权倡导者。

    一天早上,我接到父亲的电话,说中国副总领事在当地报纸上诽谤我,因为我写了一篇文章,呼吁人们关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个月后,我向法院提告他诽谤我。这是一个困难的案例,没人认为我会胜诉,因为它牵扯到外交豁免权。

    第二年,我坐在法庭上等待判决结果。法官宣读了调查结果,然后裁定我胜诉了。我当时禁不住抽泣起来,那是我一生中感觉最强大的时刻之一。这场诉讼为世界各地开创了先例。

    十九年了,我们仍在街头散发传单,仍在提醒人们对中共暴行的关注,我们的人力和物力也仍然有限。然而十九年后的今天,世界上最强大的侵犯人权者依然无法使数百万心中拥有良善和普世正义的人们沉默。

    我今年五十岁了,我明白了真正的答案来自于内心。法轮功帮助我获得了我想像中最深奥的内在的祥和。

    当然,我仍然喜欢开名车、穿好衣服及洽谈生意,但我生活中最优先的事项已经明显改变了。我的安宁不再取决于外部事物,而是取决于我能以多少真、善、忍来对待他人,对待自己。我仍在努力提高自己,但我现在终于能够愉快地享受这个过程。

    (本文转载自明慧网2018年“5.13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