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宗旨
倡议宣言
基本问答
联系方式
  • 全球反对23条立法联盟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 中华海外留学生通讯社
  • 波士顿港澳之友会
  • 中国大赦
  • 中国宗教迫害真相调查委员会
  • 波士顿中国民主长征基金
  • 波士顿-澳门联谊会
  • 波士顿新生文化中心
  • 法网恢恢
  • 保卫北方领土筹备会
  •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委员会
  • 中国和平(美国)
  • 新英格兰生命科学探索学会
  • 国际人权协会(IGFM)
  • 法轮功之友
  • Solidarite Chine(中国团结,法国)
  • 中国民主党法国分部
  • 中国民主文化协会(法国)
  • 中国青年民主联盟(法国分部)
  • 妇女儿童权益保障协会
  • 魏京生基金会
  • 劳改基金会
  • 联合服务贸易公司(美国)
  • 民主亚洲基金会
  • 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
  • 民主中国阵线加拿大分部
  • Heavenly River Writing House
  • 天河写作屋 (澳大利亚)
  •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研究所
  • 大思维俱乐部
  • 环球文化交流中心
  • 海外中国退伍军人联谊会
  •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 民主中国阵线德国分部
  • NewCosmos Systems
  • 民主中国阵线澳洲分部
  • 中国工党(澳洲)
  • 爱尔兰中国同学会
  • 全球信息自由联盟 Global Information Freedom Inc.
  • 中国之春
  •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
  • 中国论坛
  • 金山自由论坛
  • 中国社会民主党(美国)
  • 澳大利亚华人和平笔会  中国自由民主党澳大利亚委员会
  • 悉尼分部
  • 中国自由民主党墨尔本分部
  • 中国民联
  • 波士顿汉语学社
  • 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澳洲分部
  • 《黄花岗》杂
  • 民主中国阵线
  • 卡尔加里中国民主促进会
  •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加拿大)
  • 中华学会
  • 佳辰文教基金会
  • Unistar Computer Inc.(优利达电脑公司)
  • Uighur Canadian Association (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
  • World Uighur Youth Congress(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
  • United Nations Association in Canada-Toronto Region (联合国协会加拿大-多伦多分部)
  • 香港民主之声
  •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
  • 《新世纪》
  • 《中国事物》
  •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比利时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法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英国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丹麦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瑞典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日本分部
  •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
  • 莲花艺术团
  • 致力于安全的中国和安全的加拿大的母亲和祖母亲


  •  首页 > 新闻内容

    小说:红朝毁灭记(19)政治局常委两派群殴(图)
    (圣子 , 大纪元, 1/01/2018)



    红朝毁灭记(大纪元制图)


    【全球审江大联盟讯】谁也不曾想到,这蛤蟆屁如放连珠鞭炮一样滚出一串,又重又臭,其臭带有恶心的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足以让人头晕呼吸紧张,甚至连站在门口倒水的服务员都站到了门外。

    李刻强不由自主地用手当扇子扇了扇鼻子,习进平皱了皱鼻翼。有些人不由得稍稍向后仰了仰身子,甚至挪动了一下椅子。

    刘云山笑着说:“好香啊。”然后他转过头问一个高个子军人:“香不香?”那个军人其实是国安部的,就是迫害高智胜的,只是他管着武警,因此有时也穿军装。他笑着说:“香啊!”然后刘云山又问俞正声,俞也说香,刘又问张高丽,张也说香,刘又问李刻强,李肚子痛,手捂著肚子去上厕所了。王奇山轻蔑地说:“刘云山同志感冒了吧,鼻子得味盲了?”刘又问王奇山:“奇山你觉得不香吗?”王奇山愤怒地说:“说香的人都是你这派的,说不香的人都是你的异己,你这不是现代版的指鹿为马吗?这不是分裂党内团结的行为吗?你问这话用意何在?”刘一下子被问哑了:“你是老几?如此无礼?”王奇山大骂道:“你们搞团团伙伙,都为妖精站台,就是因为分得了一碗人血羹喝,祸国殃民的东西!”

    江泽民跳起来,指著王骂:“你骂谁妖精?来人,把这个目中无人的东西给我拿下!”

    高个子军人立即命令场外的军人进来。

    王立即叫了法警,指著高个子军人道:“来人,把这个狗奴才拿下。”因为当时开的是扩大会议,主要守卫会场的全是警察,只有个别几个军人,而且是不配枪的。军人怎么斗得过警察,立即场外的警察控制了高个子军人。

    王指著江骂:“你这个祸国殃民的妖精,多次暗杀胡锦滔和习进平,厚著脸皮不交清核武钥匙,你为满足私欲利用我党,以腐败拉帮结派,毁掉中国,也要毁掉我党,古代狐狸精妲己利用纣王毁掉商朝,你比妲己邪恶万倍不止,今天我不查你们大大小小的家族腐败,誓不在中纪委任职!”

    曾庆红脸色惨白地对王奇山道:“你想干什么?快放人!”

    王奇山问:“你是……?” 王奇山的话还没说完,曾庆红说:“我是曾庆红,叫你立即放人。”王奇山说:“你声音大一些,我怎么没听清你的话。”曾庆红说:“我姓曾,曾庆红……”没等曾庆红说完,王奇山骂道:“你怎么不姓习呢,你是习庆红我就放人。”法警要把高个子军人抓走,武警不让抓,他们两派在会场上打斗起来。

    所有人都站起来往后退。习进平慌忙大声说:“散会,散会!都不得无礼!”

    王趁乱拿出口袋里的匕首,想去追江,不料,不小心在高个子脸上划了一个伤口,那高个子军人心血冲脑, 一时气透不过来,心肌梗塞发作了,口吐白沫,王说:“不能放他,死也不放他,立即关入牢里去。”高个子真不行了,被送到医院抢救,已来不及了,最后死了。曾庆红大叫道:“王奇山,你杀人,我与你拚命!”

    曾庆红立即召来刘云山说:“现在习王掌控军队、国务院和纪委,他们手中的王牌无非就是抓住我们家族的钱袋子问题,他们利用共产党的机制来扳倒我们,我们斗不过他们了,我们要有两手准备。如果共产党倒台,他们就兴不起风浪,说不定我们可以趁乱取代习、王。这样,在报纸上立即宣布,共产党统治中国已到了不合法的地步。意识形态一乱,我们对习下手就顺利了,到时候,拿王的人头祭旗!”

    第二天,全世界、全中国看到了一条中国新闻:共产党是否有资格统治新时期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应该完成了!共产党再统治是否合法?一党独裁终究为民所弃、全国人大可以弹劾党书记、全国人大理应履行最高统治权……

    习和王立刻来到习进平的办公室。习对王说:“你原来做事也太极端了,这下没办法了,看来,他们是下手了,我们需立即替换宣传部的人。快通知国安委和监察委调查刘云山、刘奇葆的政治和经济问题。”

    (未完待续)


    ©审江大联盟版权所有,欢迎引用,请注明出处